K悦生活

人力与医疗资源匮乏的偏乡,长照2.0该如何因地制宜?

长照2.0实施满週年,如果询问身边投入长照的朋友:「2.0对你有感还是无感?」恐怕否定的答案会比肯定多。人力、医疗资源匮乏,偏乡长照2.0困境如何解?原因很简单,长照2.0服务人数,从长照1.0的51万1千余人,增至73万8千余人,成长44%。服务对象增加这幺多,不禁让人怀疑:「如果这73万人都来申

K悦生活2020.06.16

长照2.0实施满週年,如果询问身边投入长照的朋友:「2.0对你有感还是无感?」恐怕否定的答案会比肯定多。

人力、医疗资源匮乏,偏乡长照2.0困境如何解?

原因很简单,长照2.0服务人数,从长照1.0的51万1千余人,增至73万8千余人,成长44%。服务对象增加这幺多,不禁让人怀疑:「如果这73万人都来申请长照服务,长照2.0能符合每个人的需求吗?他们可以百分之百享受到长照2.0的服务吗?」

以实际状况来说,答案也是否定的。

比如偏乡地区,资源及人力不足一直是难以突破的困境。愿意到偏乡工作的长照人员本来就少,即便有人,留任又是另一个难题。所以常有「所提供的服务,不足以供应民众需求。」的状况。

偏乡长照的问题,盘根错节,可以从人力、资源、法律等五个方向观察。

1. 培训不及、进修管道不透明人力投入意愿低

偏乡长照的最大问题是人力,政府的政策强调「照护社区化」为了训练在地照管人员,让长照能够在地永续发展,卫福部在长照资源不足的偏远乡镇,设置长照资源服务据点。但是,偏乡的专业医护人员(例如:需求量极大的社工员、护理师和物理治疗师)本来就不够,即便是在地训练也需要时间,无法立即满足需求。

人力与医疗资源匮乏的偏乡,长照2.0该如何因地制宜? Photo Credit: 卫生福利部

另一个原因在于,长照工作内容複杂性高,如果当地照服员想进修,强化专业度,精进照服的专业技能,往往要面临进修管道不通畅的问题,导致人员流动率偏高。政府提升诱因(例如薪水或是福利),吸引外地照服员到偏乡服务,可能是比较实际的解决办法。但这里又有另一个问题要注意:外来照服员对原住民族有语言隔阂的沟通困难,甚至因文化敏感度不足,无心之举却被误认为冒犯、不敬等......

2. 交通不便,苦苦等待降低申请意愿

花东地区幅员辽阔,所以主要的照顾模式是以居家服务为大宗。但是,花东的开发程度不像大都市快速,很多地方的交通往来不是班次少,就是要转乘多次,导致很多照管员到案家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甚至三分之一的工作时间都花在交通上!久而久之会消磨工作心力。

如果在服务据点购置交通车,可以解决往来不便的问题吗?

可惜目前没有针对照管员的交通补助。目前的补助,只针对中度、重度失能者提供每月来回8趟的车资,每趟最高190元的补助金。第一线长照工作者,仍要自行处理交通问题。可是长照工作者的交通问题如果不能解决,影响绝不是单方面的,民众也会因为服务人员太少,需要等待的时间太久,而降低申请服务的意愿。

人力与医疗资源匮乏的偏乡,长照2.0该如何因地制宜? Photo Credit: 卫生福利部3. 人力、交通、资源互为因果的三不足

城乡医疗资源的差距过大,是大家都知道的老问题。在离岛、偏乡,平均每位医师得照顾近千人。曾有偏乡官员无奈开玩笑说:「偏乡没有长照问题,因为一失能就会马上被送离乡镇,到都市的专业安养机构。」

偏乡的医疗机构,仅有当地的卫生所和少数的小型诊所,医疗资源不足,无法提供连续性的照护需求。因此,偏乡的失能老人,必须被迫远离原有生活环境,到都市接受照顾,根本无法落实「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

前面提到的人力不足,交通不便,也造成某些偏远地区无法设置服务据点,可以说互为因果。就算获得经费补助,或自力救济解决医疗资源贫乏的问题,还是很难达成「主动关怀」的功能。只能被动等民众提出申请,再进行评估或转介。这幺一来,对于有紧急照顾需求的失智及失能民众,就无法提供立即的协助。

4. 人越少医疗据点越少,被忽视的人口结构

长照2.0服务体系ABC的规划是:A社区整合型服务中心、B複合型日间服务中心及C巷弄长照站,要让各地都能享有便利、整合的长照服务。但是ABC服务体系的建构原则主要依据人口密度,比方说,新北市板桥区人口密集,可以设置5A、11B、42C的据点;但台东县长滨乡人口少,只有1A、1B、1C。

表面看来,人口少的地方据点少似乎合理?问题是,人口少的地区通常就是高龄化严重,最需要照顾资源介入的偏乡。加上大部分的青壮年人口在外地工作,家庭照顾人手本来就匮乏,如果照顾据点稀少,只会让偏乡长照更雪上加霜!政府应该要就人口结构,做出更贴近需求的照顾机制。

人力与医疗资源匮乏的偏乡,长照2.0该如何因地制宜? Photo Credit: 卫生福利部5. 缺乏因地制宜的法规,偏乡物件硬套都市标準

宜兰县大同乡有一个「混龄式」日托中心,原本是荒废十年的派出所,参考日本富山型照顾模式,结合在地需求,发展出长照新路。但不是每个偏乡都可以这幺顺利。曾有受过照服训练的部落青年,单纯想找块空地,提供乡内老人聚会、唱歌并就近照顾失能长辈,却被地方社会局拒绝。

「政府不做,我们自己来!」部落仍有很多在地的集体努力;只不过,这些努力常常被国家视为非法。原来,依据「老人福利机构设立基準」及「老人福利服务提供者资格要件及服务準则」,想设立合法照顾机构,对以下条件都有严格规定:

建筑物设计楼地板面积服务人数设施设备等

所以,光找到符合法规的场地就不容易了,更别说在地有心人士,企业和民间团体想投入意愿必然也大打折扣。

政府的考量绝对有必要:「老人行动慢,万一发生火灾,逃生不及,所以安全第一。」但是很多偏乡官员认为:「简单找块空地就能一起唱歌跳舞做活动,分享生活,让老人快乐,为什幺不能?即便火灾,部落空旷,疏散容易,为什幺一定要将都市的建筑规範,套在偏乡小型建物上?」

偏远不该等于边缘!偏乡居民,税没少缴,健保费也没少付,为什幺无法在自己生活的土地享有同等的医疗服务品质?政府不妨从民众的角度出发,以老人的立场设想,才能真正符合需求,让偏乡长辈,也可以享受在熟悉的土地慢慢变老的权利。

附记:写完这篇专栏,交稿前,看到中央社新闻(2017.12.17):为了解决离岛医疗人力缺口,卫福部拟祭铁腕政策,要求医学中心认领离岛、偏乡地区,视其需求长期派驻医师支援并保障薪资,不愿配合的医院恐遭降级,最快2019年上路。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