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悦生活

饮酒习惯改变俄罗斯市场大开中门

照片: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 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俄罗斯人只饮用伏特加、啤酒和半甜葡萄酒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这个苏联瓦解后的时代,较为富裕的当代俄罗斯人都已转为饮用不甜葡萄酒、干邑白兰地和威士忌,而啤酒和伏特加的人均饮用

K悦生活2020.05.29

照片: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 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饮酒习惯改变俄罗斯市场大开中门 开放市场予新世界:俄罗斯葡萄酒爱好者。

俄罗斯人只饮用伏特加、啤酒和半甜葡萄酒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复返了。在这个苏联瓦解后的时代,较为富裕的当代俄罗斯人都已转为饮用不甜葡萄酒、干邑白兰地和威士忌,而啤酒和伏特加的人均饮用量同告下跌。这种喜好上的明显改变为欧洲的传统葡萄酒出口商带来不少商机,同时也开放市场予智利、南非和澳洲等地的异国风味佳酿。

2014年第一季,俄罗斯输入的葡萄酒总量达5,265万公升。法国依然是最大的供应地,佔整体市场比重10 %。其次为意大利,出乎意料的是格鲁吉亚也与意大利不相伯仲,两国共佔大约8 % 市场份额。来自西班牙、智利、德国、保加利亚、澳洲、阿根廷、南非以及新西兰等国的葡萄酒表现则稍逊,各佔约3 %。

格鲁吉亚的可观市场份额,的确令人刮目相看。自与俄罗斯于2008年发生冲突后,该国的葡萄酒一直被禁止进入俄罗斯,供应中断了7年,直至最近才重新恢复。禁运解除掀起了一片怀旧之情,不少中产中年俄罗斯人再度细味年少轻狂时喜爱饮用的两种传统格鲁吉亚葡萄酒 Kindzmaraulis 和Khvanchkaras。

在俄罗斯国内,葡萄酒产量在过去7年稳步上升,而葡萄栽种及酿酒如今多集中于俄罗斯南部地区。Fanagoria和 Abrau-Durso是最受欢迎和最大力促销的两个俄罗斯葡萄酒生产商;不过,两者的出品都未足以取代 Mouton Cadet Rouge或Moët and Chandon的地位。在较为富裕和注重形象的俄罗斯人餐桌上,奉客自用始终以Mouton Cadet Rouge或Moët and Chandon为首选。

虽然最近克里米亚半岛加入俄罗斯联邦一事备受争议,但却有望提升区内葡萄酒在俄罗斯的销量。事实上,不少克里米亚佳酿一直受到很多俄罗斯喜爱葡萄酒人士热烈追捧,特别是Bakhchisaray Fountain、Red Stone Massandra和Kokur。

除了在较近本国地区生产的各种葡萄酒外,很多俄罗斯零售商对新世界葡萄酒在当地的销售前景十分乐观,对经超市和大型超市发售的产品更加特别看好。这些产品价格非常低廉,与来自克里米亚、法国、西班牙和意大利的葡萄酒相比,更觉便宜。

对新一代俄罗斯消费者来说,新世界葡萄酒别具吸引力。这些年轻饮家不受任何苏联时代情怀影响,只按新世界葡萄酒本身质素来衡量其好坏,而且觉得前苏联集团的出品有些乏味和落伍。与此同时,他们又捨弃法国和意大利的传统产品,认为这些葡萄酒过于平淡,而且昂贵。相反,不少年轻消费者被新世界葡萄酒时尚漂亮的商标打动,这些商标的仿古设计和鲜艳色彩似乎迷倒了很多人。

香港举行多项葡萄酒和烈酒拍卖会,这种竞价採购方法让很多亚洲供应商获得真正的机会,可以将别具特色的精品葡萄酒引进俄罗斯市场,尤其是各类优质白兰地酒、苹果白兰地酒和汽酒。

目前,大部分俄罗斯进口商尚未清楚香港在葡萄酒和烈酒领域所提供的竞争优势。这为区内勇于开创新天地的公司缔造良机,争取为规模较大的俄罗斯进口商担当採购代理。

莫斯科顾问 Leonid Orlov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