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派生活

陈正然简单自然就是健康

一支健康产品的电视广告中,外型朴实、具亲和力的年轻人,清晨起来习惯先喝瓶优酪乳,然后骑着脚踏车上班,展开他一天忙碌的生活。如此简单、自然、健康地迎接一天的开始,正是创立全球第一个华文入口网站,蕃薯藤网站执行长,陈正然的真实生活写照。陈正然在1994年底创设蕃薯藤之前,已经是小有名气。他毕业于台大社会

U派生活2020.05.29

陈正然简单自然就是健康

一支健康产品的电视广告中,外型朴实、具亲和力的年轻人,清晨起来习惯先喝瓶优酪乳,然后骑着脚踏车上班,展开他一天忙碌的生活。如此简单、自然、健康地迎接一天的开始,正是创立全球第一个华文入口网站,蕃薯藤网站执行长,陈正然的真实生活写照。陈正然在1994年底创设蕃薯藤之前,已经是小有名气。他毕业于台大社会学研究所,长期关怀本土文化,学生时代十分积极参与社会运动,还曾因独台会事件差点入狱。               

善于敏锐观察社会脉动的陈正然,在90年代初期,早已嗅到网际网路可能为台湾带来一场通讯革命,他当时即直觉认定「这会是下一世代的媒体」。1993年,他和昔日同窗萧景灯捲起衣袖,全力投入网路世界,创办具浓厚人文色彩的蕃薯藤,希望透过掌握威力惊人的新媒体,替台湾建立本土资料库,并且为弱势族群发声。

陈正然相信网路是穷人的子弹,也因此,蕃薯藤网站对公益团体的服务,未减反增。「921」大地震发生时,蕃薯藤迅速动员,将国外相关救援和重建等资料翻成中文,放在网路上,甚至将当时国内的灾后情况以英文版发出去,希望能引入更多国外的注意与支援。

即使蕃薯藤在1998年基于策略考量,转型为商业经营模式,陈正然仍一本初衷,不忘强势媒体对社会应有的责任。「蕃薯藤在转型过程有很多讨论,其中一个共识是,不放弃公益服务这部份。」陈正然语气坚定地说。

从创业初期2个人到现在250多名员工的规模,今年7岁的蕃薯藤,依旧活力四射。前年,蕃薯藤完成增资,顺利进入大陆,继续往全球市场挺进。陈正然相信,「未来网际网路发展趋势,在全球华人市场。」

陈正然经常穿梭两岸,行程相当忙碌,我们花了一番功夫才敲定採访时间。为了让读者能更贴近了解陈正然,并且符合陈正然简单自然的风格,我们採取不假雕饰的问答行文方式,呈现陈正然最真实自然的一面给读者您。以下即是陈正然对健康养生、休闲生活、蕃薯藤网站经营管理的独道见解。

简单的吃+自然的动=健康

Q:怎幺会愿意当优酪乳的代言人?

A:统一是我们长期的好朋友,当初我并不清楚他们的idea,事实上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在喝优酪乳,一个机缘下他们来找我,我就帮忙了。另方面对我也算新鲜的经验,就成了他们的健康产品代言人。

Q:你怎幺看「健康」这件事?

A:我觉得健康不要刻意去做,很自然地吃东西、运动,就是健康。有些人平常开车惯了不运动,然后花大钱上俱乐部。或者花很多钱吃了胖一公斤,再花很多钱请人帮你减掉一公斤的赘肉,这很不自然。

也有很多人愈来愈习惯即使很短的距离,手一招就跳上计程车。计程车跳一次錶的距离是1.2公里,也就是1200公尺,你想想我们唸书的时候,从校门口走到教室,恐怕都比这个远。许多人一离开学校后,就不愿意走路了。

其实在街上走路很有趣,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人,看到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在进行。如果你老习惯在车内,每天走同样的道路往返住家和公司,其他地方对你而言将变得很抽象。

Q:可是现代人生活很忙碌,哪有时间运动呢?

A:如果把每天的活动归类,其实还是有时间运动。譬如上下班搭公车,多走一个站牌再搭车,其实时间差不了多少,一个站牌的距离待在公车上也是塞车。或者假日去买东西,儘量不要开车,家里摆一部脚踏车,假日外面车少,空气也较好,骑着脚踏车去滨江市场、建国花市买东西,一路上会有不少有趣的发现。台北市并不算大,从家里到附近採买,顶多30~40分钟,骑慢一点顶多50分钟就到了。

Q:你自己的作法呢?

A:我到现在都还是骑脚踏车上下班,大约花50分钟。我觉得走路或骑脚踏车是非常好的运动,它不像其他的运动像打篮球,必须相当全神贯注在这件事情上,不能分心。走路或骑脚踏车最大的好处是可以想事情,因为速度不快,一路上可以发现好玩的事,看到原来有人住在怎样的屋子过生活,随时可经验到和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且几乎什幺路都能走,不必担心单行道或停车之类的问题,想看就停下来看。

Q:你曾发现过什幺有趣的事吗?

A:当然有,经常有惊喜。我每天骑的路都不一样,只要一碰到红灯我就转弯,弯进旁边可能你一辈子也不会进去的小巷弄。有时会发现某条巷子内开着奇怪的店,或突然看到一朵开得很美丽的花,令你心头一惊。如果不赶时间,我随时可以很方便地停下来观赏,而且会渐渐知道哪个地方卖些什幺东西,你的资讯会愈来愈丰富。

旅行能放鬆心情增长见闻

Q:你平常如何解除压力?

A:旅行吧。我喜欢趁出差的空档去旅行,走在陌生的城市会有很多惊喜。有的时候会为了找某个景点而走错路,这是以目的来说,才会说「走错路」。如果从认识这个城市来看,不是走错路,而是又多看了没预期到的东西,算是赚到了。我认为,不必精心刻意去规划的旅行会更有趣。

Q:听说你常打太极拳,这也是面对压力的另种方式吗?

A:中国拳术是很特殊的中国文化,强调放鬆,可帮助你从不同的角度看事情。以前学生时代花很多力气在这上面,我的拳术程度还满深的。现在比较少打,因为如果要把它变成一件很严肃,并且专注认真做这件事的话,对现在的我来说太累了。我觉得自然就好,不论运动或休闲,儘量不要使它成为生活中另一个负担。

例如旅行,最大的负担就是你非看到预设的景点不可。就像到美国黄石公园,非要看到公园的喷泉不可,如果没看到还得等40分钟才有,想去别的地方又怕错过,走也不是,站在那里等又太无聊,这太累了。我几次去黄石公园,等着看喷泉的观光客,10个中有7个人来自亚洲,问他们对黄石公园的印象,就是喷泉。其实黄石公园是很大的自然保育区,里面有非常多值得看的景物。

尤其夏天,草地上所有的花都抢着开,各种生物也都很活跃,因为冬天酷寒,积雪很深,生物的生命力到了夏天很旺盛。黄石公园里面有座池水,非常清澈,走近一看,会发现里面非常多的鱼游来游去,就像我们下班时从捷运走出来的人群,密密麻麻,如果你不仔细看,光线打在水面会产生反光,你根本看不出里面有这幺多的鱼。这就好像你的心不静,你会什幺也看不到,心净空了,才能再填东西进去。

现代人已经习惯把自己切成一块一块,自己就活在其中一小块里。有些人习惯整天以车代步,然后在车内装最好的音响,窗户一升起,台北空气是冷或热,你一点也感受不到。我早上骑车出门,迎面而来空气的味道立刻闻得到,一出去就知道天气慢慢回暖,春天来了。

有些人旅行习惯带一本书,随时拿起来读,我觉得除非必要,否则不要带书。

因为从机场到旅馆,一路上很多地方都有书可以买,我通常会随便抓来看看,因为这些东西如果在我原本的生活领域,可能根本接触不到。你应该给自己更多机会,explore在不同的生活经验之中。如果你习惯去诚品书店,你会发现从一进门口,老走同样的路径,停在同样的柜子前看书,你几乎没机会看些从来没看过的东西。

旅行也是如此,有些人很喜欢在飞机上捧着小说看,偏偏看小说需要很专注,于是一路上,你所有的注意焦点就是这本小说,晚上到了旅馆没事做,又再度拿起小说继续看。一趟旅行下来,你虽然读完一本锺爱的小说,不过,你也错失许多风景,漏失一路上其他的可能经验。

媒体应该要有一定的社会责任

Q:1998年蕃薯藤从非商业组织,转型为商业组织,对充满社会关怀的你,这中间有过什幺困扰吗?

A:蕃薯藤转型中,决策核心成员做过很多讨论,其中有个共识,公益这部分是蕃薯藤不可能放弃的,除非有一天被其他公司吞併。网路作为新世纪媒体,影响力不容忽视,社会责任绝对要摆在很优先的位置。

即使转型商业经营,我们的首页仍然一直保持与公益团体的连结,比如残障者网站,网路可说是残障者最好的行动工具。路上的人行道崎岖不平,好不容易设有残障者通道,可能又被摩托车挡住,轮椅过不去。有些公家机关或公共场所门口美其名有斜坡,我想设计的人一定没去现场看,那种斜坡只是将梯子削一块,轮椅很难推上去。国外的设计是呈U型,因为轮椅需要大一点的转弯角度,残障者才有办法自己推轮椅上去。

所以,如果能提供残障者更佳的网路使用,对他们来说,无疑是最方便的行动工具。

每到捐血淡季,尤其寒假,学生都放假去了,我们主动在网路上呼吁,其实很多网友很有心帮忙,只是缺乏资讯,我们就做这样的服务。

蕃薯藤依据协定网际网路规则的全球中心做分级,他们有公布一套标準,叫做PICS1S。我们从1997年依标準针对内容特性分级,另外设小蕃薯入口网站,帮助家长和孩子做取捨,因为小孩子没有能力在网路世界判断好坏,我们必须为儿童教育尽点心力,将选择的主动权交回使用者手中。

还有像色情、暴力、药物或宗教信仰等内容,都要分级,目的无非是让对的东西给对的人看。

网路和社会一样,需要靠正式和非正式规範,维持秩序,里面的人也要遵守规範,否则讲了半天,色情光碟随处都买得到,等于没用。网路自律的工作,一定要全部的使用者一起遵守。

蕃薯滕的未来远景

Q:蕃薯藤的未来呢?

A:我认为网路上有四种服务类型,第一个是内容(content)。要能更主动、更有效率提供消费者内容,甚至集结所有同类资讯,加值内容。例如想知道核四在吵些什幺,关心这议题的人会同时看中国时报、联合报或自由时报,比较一下各方说法。在网路上只要键入「核四」,就可以同时获得各方评论,直接分析比较。

第二个是通讯服务(communication),像以前手机只能用来打,后来可以传短讯,甚至可以传真或电子邮件,这就是整合型的通讯环境。

第三种是社群(community),依照个别兴趣将使用者集合一起,同样是NBA迷,你可以同时和来自各国的球迷在网上讨论分享。同样地,如果做同类的生意,也可以利用这个环境交换情报,在各处洽谈订单的业务员也能收到最即时的情报,随时更改策略,有些公司可以与客户连结,或者与公司的协力厂商交换意见。

最后一个是电子商务(e-commerce),各种产品在网上交易,提供服务。

我认为未来的竞争态势还是在这里,有办法整合4c概念中其中几项的人,才不会被淘汰掉。蕃薯藤会继续将这四种服务做得更整合,入口网站更个人化,也就是e-media的概念。

另外,要将「虚实结合」做得更好,所谓虚实结合是把东西搬到虚拟的世界去做,做完后再以实体通路支撑虚拟的交易。譬如你买摩托罗拉手机,不是卖掉一个空机就没事了,摩托罗拉公司将来可能陆续生产更新的配件,你必须能继续提供新产品的服务,售后的维修也是,让消费者可以在这里很方便地整套购买。就像去百货公司专柜买国际牌的收音机,如果有一天故障了,消费者不会自己打电话找国际牌公司修理,而是直接回到百货公司贩售点。类似的消费行为在网路也是,虚实结合必须做这类的服务,要与使用者建立良好或更长远的服务关係。

台湾不仅高科技产业要升级,所有的产业也需跟着升级,产业结构必然因此发生改变,有些企业的营运策略是,从国外引进知识管理措施,运用过去的资料或知识协助转型,进行「资料採矿」的工作。

也就是说,透过网路收集消费者过去的行为,再进一步分类、分析,开发消费者有兴趣购买的产品。例如透过网路,了解日本过去某一段时间曾大量流行蓝色的鞋子,你可以去研究分析,为什幺蓝色不再受消费者青睐,反而红色鞋子卖得好,不然你花很多成本生产蓝色鞋子,结果消费者根本不买。这些,蕃薯藤未来会做更好的整合,提升更强的竞争力。

Q:过去曾有人不看好蕃薯藤,即使转型为商业经营后,仍不脱学术或社会正义,你自己怎幺看这件事?

A:过早评断网路公司成败,现在仍言之过早,而评断某种经营模式的好坏,也经常是后见之明。我认为比较重要的是,对自己规划的策略或目标,能不能确实地逐步做出来。就像你走了几百公尺,明明知道前面的路要怎幺走,方向在哪里,偏偏卡在你前面有条大水沟,怎幺也跨不过去,这跟vision无关,而是能力的问题。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

猜你喜欢